和尚

【恨心】江苏卷——石不语

很多地方都润色了一下,感谢麻~我这破文笔真的还需要再磨练磨练【QAQ】,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心恨/恨心/避雷】朦胧(上)


无心单向性转!前方避雷!

主要就是一个恨心在马车里互相摸胸互相相啪啪啪的车,(上)是心恨,(下)部分恨心。【滑稽jpg】关键是自己写得很爽很开心哇咔咔,吐舌笑。



无心单向性转!前方避雷!

无心单向性转!前方避雷!

无心单向性转!前方避雷!

无心单向性转!前方避雷!

无心单向性转!前方避雷!


......


好了,还想看的走评论。

转发慕卿太太【声明】

 慕卿太太寻找念念太太相助属于个人行为,下印之前未与合志管理人员有任何沟通,后续经过协商,事情明了,系两位太太私下解决,我们对念念太太的无私协助表示感谢,但非合志作者的创作行为与合志团体无关。 谢谢理解。

慕卿千余载:

本人参与了恨心合志《江海寸心》两篇文,其中副册《尽欢》一文得到好友念念 @万念娑婆 的帮助,包括大纲及剧情发展,属共同创作,样刊及稿费会私下协议分配,不明就里者请保持缄默,特此声明。




慕卿



【恨心】《江海寸心》合志印调啦~

避雷,冷圈CP,抱团取暖娱乐~本来也不打算印很多的说,但是为了精准一点还是做个印调吧~太太们有时间记得来投票哦~
https://m.weibo.cn/2289038077/4234895506927423

【终极拉郎】汝嫣(画江湖之灵主)X廉庄 (霹雳)

给阿容太太的粮~


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一旁的夫人小姐们在各家小店进进出出,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小玩意儿,偶有驻足于一方小摊留恋不返的,却也被身边的夫君给拉扯着走了。


此时,一名红衣少女一蹦一跳的走在这街道上,只见她边走边将手上的钱包甩了一圈又一圈,那眉眼之间的笑意藏也藏不住,说不出的灵动活泼。


“店家。”那少女走着走着突然停在了一家面食小点的店铺前面,她指了指摊前用荷叶包裹住的几块糕点,问道。“请问,这松花拉糕怎么买的?


小贩看了一眼面前的姑娘,容貌清秀温和,长发披肩,身上配着一些金银首饰,定是个富贵人家。心念一转,赶忙陪着笑脸回应道:“小姐,这松花拉糕十文钱一块儿,这可是用上好的糯米粉做的,连糖都是用得冰糖,清甜不腻口,保证你吃了一块再来一块。”


“好,那就来个两块。”少女答得不假思索,好不容易逮着个空背着风哥哥一人溜出来,总是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再过几日便是他的生辰,惊喜是一定要有的。


少女接过了糕点,先取出一块先垫了饥,味道确实甜而不腻,很是美味。她不舍得全部吃完,便将剩下的一块小心翼翼的给包裹了起来,准备带回去给她的心上人也尝一下。


“这位姐姐。”


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包裹的动作,少女抬起头来,入眼的却是一张可爱的圆脸,一双大眼镶嵌其中,宛如夜空中的一对星,闪烁着古灵精怪的光芒。


“怎么了,这位姑娘?” 少女不解的问道。


古灵精怪的丫头笑着回道:“姐姐,你这个糕点看上去十分好吃,我一时嘴馋,倒不知哪儿有买?”


“啊,原来是问这糕。”少女顿时不再警惕,回过身顺手指了指买糕的地方,“喏,就在那儿,直走后向左转就能看到了,很近的。”


“多谢姐姐了。”小丫头就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感激的说道。

“不谢。”

“对了,姐姐,相逢便是有缘,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丫头临走前突然转过身问了一句。


“汝嫣。”


“好的,我记住了。”丫头听罢回身而去。“我叫廉庄。” 她的身手极快,几下便不见了踪影。


好快的身手,汝嫣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声,浑然不觉自己的钱包已经被人给顺走了。

*******************************************

这个姑娘真是好骗,一点警觉性都没有。转身进了一个小巷,廉庄抛着手中的荷包笑道。脑中闪过那少女毫无心机的面庞,她的内心不免多上一丝内疚。


“不过,我也不会白拿别人的,那汝嫣若是以后遇到困难,我再还了这个债不迟。” 她尝试着安慰着自己,毕竟她确实需要着这笔钱。


廉庄翻过这荷包,只见袋上绣着一对鸳鸯,做工精致,下面一行细小的字:百里登风和汝嫣永结为好。


还是个有相好儿的? 那姑娘一看就是个贤妻良母的典范,这手艺,这容貌也不知谁这么有福气,廉庄心里默默的想道。


取出钱,她本打算随意将那荷包扔于一边,但看着那袋上细致的针脚,却又多了一丝不忍心。

+++++++++++++++++++++++++++++++++

绕了几个弯道,廉庄远远的看着那少女满身找钱袋的情景,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还想着把钱袋送还,这简直可以算是她神偷生涯的耻辱了,可她还是来了......


汝嫣和廉庄告别后,过了许久她才发现自己的荷包遗失了,她本心思善良,并未怀疑到盗窃上,只道自己走路匆忙,在人山人海中遗失了。


正在她寻着自己走过的路,一处一处的细细寻找时,一只钱袋轻飘飘的落在了她的眼前。少女弯腰将它捡起,里面的钱已经没了,荷包却依旧完好。她知道自己真正在意的本不是这些身外之物。汝嫣起身,将周围的人一个个的看去,似是想要寻找着什么。


不远处的丫头把着一切收入眼底,嘴唇一弯,勾起了一抹弧度,只见她身形一动,再也不见了踪影。

渣渣水平,为我恨心添一块砖.......

【恨心】入阵


瞎写写,就当练笔吧……


高山叠峦,层层流云萦绕于其上。飞瀑流湍,远处水汽弥漫,借着光辉映射,异色光彩流转于水面之上,炫烂夺目。


本一方神秘空间,这时忽有人闯入。


“阎王鬼途所布之阵。” 言出之人面分阴阳,手执纨扇,谈吐之间自带一股不容置疑。


“黑白郎君,你也在此?”那人身旁再现一人,黑衣帏帽,黑带束腰,全身唯一莹白石笛别于腰间,说不出的简单利落。


“忆无心?”执扇之人微一皱眉,对于黑衣少女的回答不置可否。


“想不到你竟也被这术法给带了进来。”一丝久别重逢的调侃,一丝路遇故人的欣喜,即便身陷囹圄,忆无心的语调依旧忍不住上扬。


话刚落,黑白郎君身形忽闪,一把拦过少女纤腰,与此同时一道光芒擦着忆无心的面庞堪堪刮过。随着一阵爆炸声响,地上便多了数道坎。


“哼,还珠楼一别后你还是毫无长进。”嘴上虽是这般说着,经第一波攻击之后,黑白郎君却仍是带着忆无心跳到了一个不易被攻击到的地段才把她放了下来。


一落地,少女便直开口致歉:“对不住,我适才未曾反应过来。”忆无心心怀愧疚,更恼自己依旧未曾完全放下依赖之心。


面对少女的歉意,黑白郎君不屑的哼了一声,心中却也不禁惊讶于少女的服软。过了半响,他才想起可能适才自己的话说得有些重了,奈何一时之间也未曾想到好的措辞安慰,只得保持沉默。


瞬间又是寂静无声。


一阵甫过,二阵再起,周遭景象再次变换。原先的高山流水画面一转,又变成了阴暗幽森的山头。地脉阴气涌动,一旦触及又消失不见,似真还假。天空残月高悬,与方才的明媚之景又是一番差别。


“金刚四将,四方神兵,化雷成气,化气成冰,探!”


术法一出,灵力开道,忆无心细细探查了阵法灵脉走向,唯见脉络交错,参差复杂,难寻端倪。


一旁的黑白郎君冷眼旁观,仍旧未有动作。


“阴阳交错,时空颠倒,此阵难解……” 倏忽,惊雷忽鸣。得了上次教训,忆无心这次学了个乖,一边探查,一边一不忘留意动向。待到光芒初露,她立马侧身避让,虽是有些狼狈,但也是勉强躲过。


“ 唯有一试。” 帏帽被劈落,忆无心的头发微见散乱,眉眼仍与多年前一样,不改倔强之气。


少女再催灵力,化石为盾,点点攻击散于四周。


“力度不够,于中心处再加力道。” 一旁观战的黑白郎君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直说了重点。


“木金火土·五行转化。”忆无心听循黑白郎君所言,运起最大灵力,道:“日轮·破邪。”


极招再现,力量缺已非旧时力量,团团火焰急攻中心处。霎时之间,山崩地裂,四石迸飞,阴阳之景,破!


见得此景,黑白郎君将原本抬起的右掌不动声色的放了下来,换上一副依旧事不关己的面容,顺便评价了一句


“哼,小小阵法还需如此大动干戈。忆无心,你当真弱小。”


说着,踏步出阵。


“喂!”刚刚还觉得有点得意的少女被他这话一说,瞬间就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只见她撅了撅嘴,用着不让人听到的声音嘀咕道:“哼,又不是人人生来就像你这么厉害的。”


破阵所耗时间很长,此刻夕阳已是西下,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时而在地面交错,时而分开。


“ 所以我在前方等你。” 一道声音从前方响起,少女抬头.......


【恨心】存一张编剧访谈中的恨心糖到LOF~ 拼命抠糖~小宝贝们开心点儿~

【恨心】往事如烟 (二)


考完了~争取尽早把这梗写完,爱各位关心我的太太们~入恨心股真的很好很好~谢谢圈里的各位一直包容着我~

================================

      初闻此事,忆无心略微有些惊讶,接下来便是一阵焦急担忧。身旁的榕桂菲在一阵情绪波动之后便首先镇定了下来,只见她拉起报信小兵的手,细声询问道:“王上,他如何了?” 其中的颤抖之意忆无心听得明白。


       “王.....王去探视被隔离的小兵,结果.....结果被袭击了。” 报信的兵半惊半悲,惊的是王被攻击,悲的却是自己的同伴。袭击王上,哪怕清醒过来这又是何等的罪名?!


       “好了,你别慌,先下去休息一会儿罢。”仓皇之余,榕桂菲依旧不忘安慰着手足无措的苗兵。苗兵在她的安慰之下很快就平复了下来,默默的退了下去。待到不见苗兵踪影,一旁的忆无心才出声道:“榕姐姐,我们一起去看一下吧。”


       “嗯。” 榕桂菲的面色已失了一些血色,双唇微微发白,连回应都有些心不在焉。


       看出了她的异样,忆无心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加快了前进的步伐,此刻她心中的焦急丝毫不下于榕桂菲。


       哪怕走得再快,速度仍旧不及最早得知消息的军师,等到她们赶到之时,铁兵卫早已到达。


       幸是武力高强加之及时救驾,苍越孤鸣无事,只是衣衫有些破损,倒是一旁咬牙忍着伤痛的叉猡将军看上去伤得很重。

       “先治叉猡,再议事。”年少的君王似是看透了臣子们的心事,但还是坚决的做下了自己的选择。

        这命令一下,忆无心对苍越孤鸣的好感又多了几分。没有过多犹豫,少女径自走向伤员,即便是失去云络,在失明期间她也一样学会了如何单纯用术法医疗。


        温和的光芒轻轻拂过伤口,带走了一些伤害人体的残余术法效力。皮肉之伤在灵力的滋润之下慢慢的开始愈合,不同于被云络转化过的力量,这治愈之术纯粹,自然,一如其人。


       “多谢姑娘。” 伤未完全好透,叉猡便自行起立道谢。


       “你的伤尚未痊愈。” 望着那狰狞的血痂,忆无心微微皱了皱眉,道。


       “ 无妨,这些小伤不碍事!” 答声豪气坦荡,全无半分小女儿的娇弱。熟悉的气息,却少了几分那人的狂傲,可忆无心依旧忍不住抬头细看了她一眼。眉眼精致,叉猡本就生得一副极好的容貌,不同于榕姑娘的贵气高雅,她的举止行为自带一股将军的英气和威严。


       道过谢后,叉猡便不再留于原处,而是匆匆的行至苍狼的跟前,跪下。这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仿佛是天生如此。


       将这一切收入眼底,榕桂菲的心中莫名的泛起了一些酸味。对于他,即便上一代有着诸多冤孽,可她依旧无法让自己不在意这个温柔和善的人。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榕桂菲仍旧以理智将这股醋意给压了下去。


        妖族入侵,借术法困苗兵以诱君王现身,背后有何目的? 这种问题显然是忆无心无法看透的,于她而言她的任务只是救人,探寻,以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苗兵术法依然不得解。不借助任何器具而动用术法,对初学者来说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


       是夜,圆月高悬,夜露低垂。空气中渗杂着一些来自花园的芬芳。


        许是累得狠了,这一晚忆无心睡得很沉,沉到有些不自然,依稀之间仿佛又梦到了当初的那个女人。那人的周遭一片白雾,浓到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容。


       “快回来,快回来,快回来........”。苗兵的呼唤声也跟着这个身影一起进入了她的梦境。


        回到何处?


        梦外,静谧沉寂。


        幽暗之中,枕旁的阴阳石突然闪烁起来,格外的扎眼,醒目。


        画面一转,白雾渐渐消散,女人的身影被一辆马车所替代,白骨尖锐,黑帐飘扬,里面坐着一个黑白分明的人。


        你来了?


        终于.......


       比起酣睡的忆无心,身处另一屋的榕桂菲却在榻上辗转反侧,发出细碎的声响。忙了一天,她并不是不累,只是心事重重难以入眠。


        忆无心毕竟单纯,自灵界入俗世不过几年,虽于事理通透无比,却终究不曾切身体会过这红尘,这世间的诸多烦恼。


        累了,便睡。醒了,便想着如何助人。她的世界很简单,而榕桂菲则不同,年长了几岁,在情感的事上也敏感了许多,压着并不代表不在意,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开始有些动摇了。


        闭眼,脑海中又浮现了那几个叫喊着要父亲的孩童身影,以及......那个同样渴望亲情的自己。


        窗外蝉鸣聒噪,榕桂菲的心思愈发的烦躁起来。


        同样的月光也照射到了东瀛这片土地上。


        对战过胧三郎之后,黑白郎君便随意寻了一处独自疗伤。 经历过疯狂的激战,人的精神都难免会有些松懈,哪怕是不世狂人也不例外。


        孤单的降世,孤单的离开,人的一生到最后其实都是一个独自行走。黑白郎君看透了,也习惯于享受这种孤独的生活。


       按理来说山洞疗伤并非是一种好的选择,可是这方所在风景秀美,疗伤闲暇之余也可取悦于耳目,于是他便选中了此处。


       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疼,绷绑之处偶有鲜血渗出,黑白郎君也毫不在意,合上眼就着夜风昏睡了过去。

【恨心】往事如烟 (一)

和我亲爱的麻道友换梗~


        天色微亮,一缕阳光带给了整个房间一丝明亮的光景,忆无心躺在床上一夜未眠。


        寻访夜煌遗迹,破碎的离尘石,那探寻到的悲伤孩子,近期苗疆的妖异事件,还有......那个记忆中熟悉的女声。所有这细细碎碎的一切都在忆无心的脑海中萦绕不散,最终绞成了一团乱麻。


       自己能力有限,有些事情根本就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的去思考希望自己能理出个头绪来。心中烦乱,忆无心径自起身,随手从书架上抓了一本书便坐于桌前草草翻阅了起来。


       房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忆无心立即合上书卷,抬声喊道:“请进。”


       进来的是榕姑娘,只见她端了一些早点轻快的踏入了房内。


        “ 无心姑娘一夜未睡?” 榕桂菲掩口笑道。


         “ 榕姑娘也未尝不是呢。”


       双方各自望了一眼对方眼下的乌青圈,都心照不宣的勾唇莞尔一笑。


        放下早点,榕桂菲随意拿了把椅子坐于忆无心一侧,端了一碗香梗米粥至于她面前,说道 :“ 趁粥还热,仔细吃了。”


       米粥泛出袅袅白汽,炖煮的软烂白米卷着一阵阵清香扑鼻而来,再佐以几样鸡丝火腿小菜。即便是在苗疆,中原早食在皇家中也一向是短缺不了的,忆无心盛了一口,慢慢的咽了下去。清甜软糯的口感,其中的滋味比中原街边的早茶摊都要美上几分。


        “ 那事件进展如何?榕姑娘可有头绪?” 忆无心有些关切的问道。


       却见一旁的榕桂菲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事非病理所致。”


       “ 那今日我想再去查看一番。”


        “ 军师不会同意的,你若出事对苗疆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榕桂菲看了一眼忆无心认真的说道。


       “ 可是那些无法与父亲相见的孩子都甚是可怜。” 无心长睫微垂,遮掩了眼中的悲伤之色。


       似是被戳中了心中的一些事情,沉默了一会儿,榕桂菲抬手附上眼前少女的肩膀悄声说道:“用完早点后,我与你一同去军师那儿。”


       有了这句话,两人的精神都振作了起来,是以早膳很快就用完了。榕桂菲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端着碗筷出了房门, 趁着这段时间忆无心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旧衣换下,新衣甫着,正摆弄着衣襟的手无意间摸到两块硬物,这事物带着一些热度。 心下觉得奇怪,她便伸手入衣将那东西给拿了出来。


       阴阳石。


       忆无心感觉自己的一颗心有点沉了下去。那人才分别不久,又是在哪里惹了祸端?可是就算如此,眼下的自己除了担心还能做些什么呢?一方是苗疆怪事,一方是挚友危难。左右权衡了一下,忆无心还是决定暂时将阴阳石的事情放一放。


       将石头重新放入怀中,头戴斗笠,一束腰带,忆无心踏出了房门,却见人早已在门外等着了。


       “走吧。” 榕桂菲带头领先,忆无心随后跟上。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榕桂菲先前所说的一般,军师死活不同意让她俩再去冒险,言辞内容都是别无二致。好在她俩态度也难得强硬了一回,最终她俩仍旧是得了批准,被同意再去试探一次。


       再次进入被隔离的区域,忆无心只感到又是一股莫名的亲切和熟悉感,她且只把这些感觉归类为术法领能的感应,欲再深入探索却又有如石沉大海,无了音讯。


       一旁的榕桂菲也是一无所获的神情,两人看了彼此一眼都难掩眼底的失落。


       怀中的阴阳石依旧热着,烫得原本就心中烦乱的忆无心越发焦躁不安,但是她仍旧将这股不安给强行压了下去。


       满载希望而来,空手而归,回来后的两人都有着自己的心事。榕桂菲满怀亏欠的安慰着幼小孩童,忆无心默默在后面看着,心中都不是个滋味。苗疆孩子与无心不熟,见她头戴帏帽就以为是个不好相处的,便不曾和她亲近。忆无心也是个内向的孩子,见苗疆孩子不愿同她玩耍,索性就在一旁寻了一地坐着发起了呆。


       和风煦暖,花草缤纷,又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和她初来苗疆时一样,只是那个时候有阿娘带着......


       掏出热得发烫的阴阳石,心中想着许多事情。倏忽间,熟悉的女声却再次传入了她的耳中。


       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从把她拉回了现实。


       “ 榕......榕姑娘......王,王上他.......他出事了!”


       王上出事了!